首页 > 微凹黄檀

哥伦布发现帝王之木

COLUMBUS DISCOVERS THE KING OF THE WOOD

当时的哥伦布并没有意识到,这种传奇的木材,在未来的几百年时间里,不仅见证欧洲艺术文化的繁华与巅峰,而且还在遥远的东方,影响了一个艺术流派的诞生。

十六世纪是人类文明发展史上里程碑式的一个世纪。哥伦布新航路的开辟,使欧洲与亚洲、美洲和非洲等地的交通往来日益密切。同时,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微凹黄檀(拉丁语:可可波罗,俗称南美大红酸枝) 作为一种艺术与文化的纽带,将全世界连成了一个整体。

1492 年 10 月,在加勒比海的一个小岛屿上,哥伦布用廉价的玻璃制品和当地土著交换了大量的宝石。土著酋长热情地接待了他们,还额外送给他们几棵一种名叫“可可波罗”的木材表示感谢。这种木材在岛上直译名为“帝王木”,是当地最为尊贵的木种,这便是微凹黄檀,由于其木性极佳,自古就是岛屿及岛外的一些部落皇族专属的木材。

当时的哥伦布并没有意识到,这种传奇的木材,在未来的几百年时间里,不仅见证欧洲艺术文化的繁华与巅峰,而且还在遥远的东方,影响了一个艺术流派的诞生。在他的眼里,这些木材平平无奇,功利的哥伦布,处置这些木材的方法,竟与一百年前七下西洋的郑和处置红酸枝的方式如出一辙。木材由于密度高,而被简单地放置在船舱尾部,用以遏制狂风恶浪的侵袭。

欧洲宫廷家具的巅峰

THE PINNACLE OF EUROPEAN COURT FURNITURE

全西班牙最顶级的家具制造专家聚集一堂,昼夜不停地对王座进行设计及制作。木材剖锯开,微凹黄檀与生俱来的优良品质——典雅的大红色泽,浓郁的酸香气味,似山峦叠起的美妙纹理一览无遗,令在场所有人发出由衷的赞叹。完工的王座上画有大卫王远征腓力斯丁的肖像,并以西番莲的纹理点饰,显现巴洛克时代的华丽风格。

1493 年 3 月 15 日哥伦布顺利返回西班牙,带着他的发现成果,前往觐见伊莎贝拉女王和斐迪南国王。哥伦布向皇室展示的珍宝中,自然包括了享有“帝王木”美誉的微凹黄檀。独具慧眼的伊莎贝拉女王对微凹黄檀情有独钟,随即指令将微凹黄檀作为材料,打造出一张华贵典雅的王座,作为献给斐迪南国王的礼物。

伊莎贝拉女王的期待很快得到回报。全西班牙最顶级的家具制造专家聚集一堂,昼夜不停地对王座进行设计及制作。木材剖锯开,微凹黄檀与生俱来的优良品质——典雅的大红色泽,浓郁的酸香气味,似山峦叠起的美妙纹理一览无遗令在场的所有人发出由衷的赞叹。完工的王座上画有大卫王远征腓力斯丁的肖像,并以西番莲的纹理点饰,显现巴洛克时代的华丽风格。这尊王座至今仍完好地保存在巴塞罗那历史博物馆,被誉为十六世纪欧洲宫廷家具的巅峰之作。

中华大地绽放光芒

THE LAND OF CHINA BLOOMS

在微凹黄檀流传到欧洲四百年之后,清末一代巨匠廖熙飘洋过海,来到它的故乡——巴拿马,将它带到遥远的东方。清末民初是中国木雕艺术发展的的鼎盛时期。而廖熙尤以凝练纯正、劲健隽永、仪真神传等特点,被誉为“晚清木雕艺术的集大成者”。

一九一五年,木雕巨匠廖熙飘洋过海,带着他的木雕作品《龙眼木雕关公坐像》在举世瞩目的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摘获金奖。当时的巴拿马总统贝利萨里奥 波拉斯非常欣赏廖熙的才华,并将一堆皇室专属的木材可可波罗赠送给他,廖熙本人也在《与承修兄书》中曾提到:“余事雕刻数十载,未尝见有木胜可可波罗者其纹似山峦叠伏,看似花梨,尤胜花梨而质地坚密,颇似紫檀,亦胜紫檀多矣!乃木中之极品,非酸枝、花梨、紫檀诸木可比拟也。”艺术生涯晚期的廖熙对“可可波罗”的沉迷几乎到了痴恋的态度。其晚期作品多为“可可波罗”木雕作品。

一百年前,一些神奇的“可可波罗”,曾伴随廖熙跨越广袤的加勒比海和太平洋,来到遥远的中国,并在中华大地上绽放出耀眼的光芒。

交趾黄檀与微凹黄檀

SIAN ROSEWOOD AND DIMPLED DALBERGIA

五百多年后的今天,分处于南北半球,同一纬度的两种木材,经生物学家鉴定,被认定为同属于黄檀属、红酸枝类,两种木材木性非常相近,学名分别为交趾黄檀和微凹黄檀。西方航海家哥伦布压船舱发掘微凹黄檀,而中国航海家郑和七下西洋带回交趾黄檀,两种木材被发掘的历史也是如此相似,让人不禁感叹造物主的神奇。